市值19亿美元,网易有道今日美股上市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芥末堆 10月25日 子航 报道

美国东部时间10月25日上午9点30分,在线教育公司“网易有道”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“DAO”,发行价为每股美国存托股(ADS)17美元。而本次赴美上市,也使得网易有道成为网易系中第一个独立IPO的公司。

从词典工具类产品起家,这家成立了13年的公司目前定位满足学龄前、K12和大学生以及成年人终身学习需求,其中包括有道精品课、网易云课堂和中国大学MOOC等产品。根据招股书,自成立以来网易有道应用程序累计2亿多学员注册,2019年上半年平均MAU超过1.00亿。

“网易有道产品都是基于中国特定场景下产生的产品。”网易创始人丁磊在上市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。丁磊认为,上市会让一家私人公司变为公众公司,在增加关注度的同时,公司治理也会更加规范,这自然也会提高相应的成本。“我觉得上市对中国企业发展是有正向价值,也希望有道独立上市能产生很多正向作用。”

“网易有道名字就来源于,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”丁磊说。

“网易有道最开始没有商业模式,我们最早做词典是赔钱的,每个人都在用、每个人都不付钱。”丁磊说。

2007年12月,有道词典桌面版正式上线。这个或许只是想做一款工具类产品的举动,最后“阴差阳错”成了网易布局教育的开始,而这也帮助网易有道首先构建了丰富的流量池。早在2018年初,有道词典用户就已突破7亿。

但与所有携带流量入局教育的中国互联网巨头们一样,仅依靠流量并不能做好教育产品,变现始终都是难题。网易有道CEO周枫曾坦言,在有道词典月活超过 6000 万时,营收主力仍为广告业务,年营收数亿元。

网易有道扭转了这个困境。破局方式为,通过将学习APPs作为流量池吸纳流量,将其转化为“有道精品课”的付费直播课程学员,通过学习型硬件来做线上线下的连接,最后在整个环节依靠AI技术提供基础设施服务。

周枫认为,在线教育最终会落实在教育上,本质则为最高质量的内容,从根本上来说这是一个内容生意,而利润会来自规模经济,高品质+高口碑+大规模的正向循环闭环。而事实也证明了周枫的判断。

“互联网产业的资本密集度、技术的创新能力是任何一个行业都没法比的。”丁磊告诉芥末堆,“如果这些互联网企业都能利用资本和技术创新投入中国的在线教育,尤其是K12,那么未来会特别好。”

“我十三年前看好有道,现在也看好有道。”丁磊说道。

网易有道营收状况

根据招股书,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,网易有道净收入人民币5.5亿元,相较2018年同期增加67.7%,净亏损1.68亿元。网易有道2018全年净收入7.3亿元,相较2017全年的4.6亿元,同期增长60.5%。其中,截至2017年和2018年,网易有道分别录得毛利1.6亿元和2.2亿元,净亏损分别为1.6亿元和2.1亿元。

网易有道分业务营收

根据招股书,2018全年网易有道教育业务收入为4.29亿元,占总收入的58.6%,超过在线营销服务的3.03亿元收入。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,网易有道教育业务收入为3.25亿元,占全部收入的57.4%;在线营销服务收入为2.34亿元,占全部收入的42.6%。

在线教育是网易有道教育业务获得收入的主要方式,其中包括有道精品课、网易云课堂和中国大学MOOC。招股书中提到,2017年、2018年和截至2017年6月30日和2019年6月30日止的六个月内,网易有道在线教育业务净收入分别为1.15亿元,3.29亿元,1.58亿元和2.28亿元,分别占教育业务总收入的约76.7%,76.8%,79.3%和72.5%。

通过工具类产品聚集用户,然后提供广告等在线营销服务曾是网易有道主要获取收入的来源。根据招股书,2017全年网易有道在线营销服务净收入为3.06亿元,占全部收入的67.1%;教育业务仅为1.50亿元,占总收入的32.9%。

除此之外,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,网易有道来自其他学习服务的净收入由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2930万元增加48.4%至4350万元,增长主要来自有道云的销售以及在线教育工具的销售。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,网易有道智能硬件净收入为4310万元,相较同期增长264.7%。

相较此前在招股书中体现全面盈利的跟谁学,网易有道的财报表现并非漂亮。但网易有道也坦言短期内可能遭受更高的净亏损。在招股书中,网易有道提到,为实现盈利将继续扩展在线课程,增加付费人数和平均客单价;探索不同的收入渠道,例如在交互式学习程序中提供更多付费内容和智能硬件销售;控制成本和费用。

如果说有道精品课是周枫为网易有道找到的破局方式,那么K12便是网易有道找到的破局战场。“我们会在K12投入最大的力量。”周枫曾提到。

周枫告诉芥末堆,“聚焦K12的原因是,需求最密集、家长最上心、用户也最上心,所以这是最需要去做好产品的领域。”丁磊在上市致辞中也提到,“近几年注意到中国的K12在线教育是非常适合发力的点。”

根据招股书,在2017年和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,有道精品课程的付费学员分别约为22.9万,36.1万和20.8万。 而其K12付费学员人数从2018年上半年约5.8万增至2019年上半年的10.5万,同比增长80.8%。

值得注意,从2018年上半年至2019年上半年,有道精品课学员平均付费增长约47.8%,由约人民币508元增至约人民币751元。从2017年到2018年,有道精品课学员平均付费从约人民币363元增加53.8%至约人民币559元。招股书提到,这主要来自学员在K12课程和外语课程付费更高。

而相较成人领域,K12领域显然拥有更长的用户生命周期、更强的用户需求和更多的用户数,而这也正是愈来愈多的玩家加入K12网校战役的主要原因。

周枫表示,有道精品课从之前的双师教学进化为三师教学,即分为主讲教师、辅导老师和AI老师,并将有道智能笔放入精品课的教学过程之中。他认为,这样可以更多的帮助老师解放双手,提升教学效率。

机遇与挑战同样存在,越来越多的赛道巨头加入令获客成本也随之水涨船高竞争愈演愈烈。腾讯Q2季度财报中甚至提到,Q2季度腾讯网络广告收入为人民币164亿元,同比增长16%,增长原因为网络教育行业的广告需求旺季所致。

招股书同时提到,截至2017年12月31日和截至2018年12月31日,网易有道销售费用支出分别为1.36亿元和2.13亿元。

网易有道显然不想放弃。

招股书提到,网易有道目前策略重点是吸引更多的年轻用户和学员,尤其是K12年龄段的学员。其中值得注意是,招股着重提到从幼儿时代开始抓住用户的终身学习需求。或许这正是,网易有道发布四项少儿启蒙产品的主要原因,延长用户周期,通过启蒙产品吸纳更多的低龄用户形成用户池,再在合适的时机进行转化。

网易有道招股书提到,学员付费增长还来自销售增长所致K12课程和外语课程费用的增长。而有道精品课付费学员比率下降,也是因为从战略上扩展了免费或低成本的试用课程。

不论如何,伴随网易有道踏上赴美上市的道路,K12网校大战只会愈演愈烈。在这场战争中,谁也不会首先放弃。在这场战役中,谁能想尽办法获得更多的用户,提供经济的模式,便是战役获胜的关键。而这场战役或许也不仅局限于中国,或许会有更广阔的的空间。

“中国互联网教育模式,三到四年后一定会对全世界产生影响,很多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,会学习中国的在线教育模式,而且学习模式会更加多样化。”丁磊说。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
条回应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